返回首页

《蜃楼志》第十五回 三奸设阱 五美潜踪

  以色为香饵,游鱼惯着魔。

  丝纶空在手,奈此直钩何。

  十旬莲座下,五体总皈依。

  从此飞升去,长看玉麈挥。

  吉士等在温家住过三朝,纔辞谢回去。见过母亲、姨娘等,回到蕙若房中,蕙若把姐姐如何受轩及小霞捉弄岱云之事,细说一遍。吉士也替素馨伤感,说道:“馨姐姐自取其轫,也只罢了,只是霞妹太狠了些,将来结仇更甚。我们虽不怕他,可不要难为施大哥么?”小霞道:“我也顾不得许多。”吉士又告诉蕙若道:“前日新人进门,你家哥哥问了我许多痴话。这两日我问他怎样,他再不肯说,说是苗小姐分付他,不许告诉人家。这么想起来,一个呆头竟被他教训好了。”蕙若道:“我哥哥虽痴,难道夫奄床上的话也肯告诉别人么?我爹爹替他援了例,听说来年恩科还要下场呢。”吉士笑道:“这个劝他不必费心,他若中式,你们姊妹怕不是殿元么?”只见巫云走来,手中捧着一封书信,说道:“二门上传进,说是京里送来的。

  来人在外伺候。”吉士知是李家来信,因拆开看时:国栋白占村亲台足下:珠江别后,一载余矣。足下高尚其志,淑慎其身,心旷而德修,道高而业进,孤芳遁世,又何闷焉?弟入都后,六街灯火,灼人肝肺;九陌繁华,炫人耳目,诚道学之气不敌物缘也。小儿侥幸释褐,殿试三甲,恩擢五分六合林,上命在庶常馆读书,婚姻之事又迟而又久矣。吉士想已精进,唯冀其伐毛洗髓,勿以离群而有他岐,是则区区之心,所堪持赠者耳。申象轩到浙,即署理粮储道,因专折奏陈积习,已超擢浙藩。东莱姚霍武,系台翁所赏识而解推者,伊非寻常流辈,乃人中虎也。倘在省垣,当饮食教诲之,以匡其不逮。国栋顿首。吉士看完,对蕙若二人道:“我妹丈已入翰林,门楣大有光彩。爹爹择婿果然不差,可惜不及见了。”因哭了一阵,起身出外,问了来人备细,畜些酒饭,给与盘费,又叫人写一封回书带去。

  却好时邦臣到来,作揖就座,说道:“连日大爷在令岳处,晚上不便过来请安,适有小事奉求,祈大爷慨允。”吉士道:“啸斋有话,但说无妨。”邦巨道:“晚生开着一个小铺,不过为一家衣食之谋,近因店中货物短少,要到肇庆去置买,须得百金本钱。”一头说,袖中摸出一张屋契,夹着一张借票,打一恭递上,说道:“求大爷慨借百金,冬底本利奉还。”吉士道:“啸斋说什么话,银子只管拿去,契券断乎不要。冬间还我本银就是了,何必曰利。”邦臣又打一恭,吉士叫取出一百十两银子,付与邦臣,道:“我也不及饯行,这十两银子权为路费罢。”邦臣笑纳了,作谢出门。

  回到家中,分付女儿顺姐道:“你与我收拾行李,明日要到肇庆去置货。”顺姐道:“爹爹那里弄到本钱了?”邦臣道:“承苏大爷见爱,借我一百两银子,又送十两程仪。这十两亩与你同丫头吃用。我多则二十日,少则半月回家,须要小心门户。”顺姐道:“孩儿晓得。这苏大爷不是从前在这里吃酒那个又年轻、又和气的么?”邦臣道:“正是。他在我面上极有情分。”次早,邦臣起来,到隔壁竹家辞行,兼托他弟兄们照应,带了阿喜,一直竟往肇庆去了。

  这中黄对理黄道:“老时不知那里打算到了银子,又做买卖去了,今冬又顺顺溜溜的过年。只我们两个,雪里挑盐包,一步重一步,这把式再也打不开。”理黄道:“我昨日在豪贤街口,看见老时在苏府出来,满面春风,想必是那边借到了银子。”中黄道:“老时不过费一席酒,老苏就上了他的算。我们弟兄也破些钞,备酒席请姓苏的,再邀老施、老在旁帮衬一两句好话,自然告借不难。”理黄道:“苏吉士父亲,有名放官债的,借了须要还他。我们且同老曲商量,有什么算盘,多寡弄些也好。”他弟兄刚刚出了街口,却好曲光郎高高兴兴的走来,中黄忙喊住道:“曲兄弟,三日不见,面上白亮得多了,在那里得了采?”光郎道:“得什么!从前日输了五百文钱,一连两日,身无半文,实在过不去。我打听得时啸斋借到了苏家银子,正要去寻他。”理黄道:“老时已到肇庆去了。

  我们且进城吃三杯罢。”光郎听说有吃,头脚已跟定,一同进了文明门。来至品芳斋楼上坐定,理黄分付拿了一碗走油鳝鱼,半碗油焖肉、一大盘炒面筋,打了二斤太和烧酒。

  三人乱嚼一会。理黄说起:“时邦臣向苏吉士借银子,我们一样弟兄,偏没有这样造化。”光郎道:“借了要还,并无可羡之处。只是我少了几两请酒的本钱,若是有了,不弄苏吉士一二千银子,也不算手段。”中黄道:“兄弟,你且莫夸口,我听得苏吉士是个不好男风的。”光郎道:“大哥只晓得他不好男风,可晓得他专好女色?我昨日去望乌少爷,他得了相思病,是为着老施的妹子。”中黄道:“乌少爷想施延年的妹子,也还容易到手,何至害病?”理黄道:“哥哥原来不知,老施的妹子就是老苏的小奶奶了,乌岱云那里想得到手?”光郎道:“原是如此!乌少爷呢,我们也不必管他。只看老施,为了官司以后何等苦恼,从妹子进了苏家,终日的抬轿出入,大摇大摆,好不兴头,可知老苏是一味在女人身上使银子的。”理黄道:“这话又远了,你我又没有什么姊妹,可见能说不能行的。老时倒还有个女儿,你替老苏做牵头罢。”光郎道:“若也像老施这样,便是秀才抄袭旧文,决不中式的了。我另有妙计,我们虽没有姊妹,这种人可以借得的,只要五六两的本钱便好。”理黄道:“你有什么计较,且说来大家商议。五六两银子还可以典当挪移。”光郎便附在两人耳边说道:“只要如此这般,不怕他不上钩的。”中黄道:“果然绝妙!”理黄又沉吟了半晌,说道:“且不必另借,也省得四圆花边,横竖不与他着手就是。我家的也还有几分姿色,我回去与他商量。

  只是银子到手,我须要得个双份。”光郎道:“若是如此,一发万妥万当,二哥自然该分双股。”三人商议定了,又吃了七八碗面,会了钱回家。正是:只说京兆泳腿多,每图淫欲受人讹。

  广东烂仔刁钻甚,未免英雄唤奈何。

  吉士家居无事,日日与蕙若、小霞、两个妹子在园避暑,吟诗消夏,载酒采莲。打听得岱云生病,也就心上宽了许多。这日,听说高第街竹相公要见,便走出前厅,竹理黄上前作揖,吉士道:“天气炎热,何必如此盛服盛冠,且请宽了。”

  理黄道:“今日晚生兄弟备了些瓜果,恭请大爷光降,不敢不衣冠而来。”吉士道:“这种热天,何必费心,我也不得空儿。”

  理黄道:“晚生打听得大爷无事,纔敢进府。因天气炎热,所以傍晚纔来。座中并无别人,恐怕又闹故事。”吉士道:“如此说,我若不去,岂非轴负盛情?”因分付家人备轿。理黄道:“晚生已预备着凉轿带来。因舍下地方窄小,恐怕有亵尊从,二爷们求少带几位去罢。”吉士道:“不带亦可,我竟与二哥同行便了。”理黄道:“这个足见大爷见谅。”当下两人上轿。

  顷刻间到了竹家,中黄、光郎接进。递过茶,摆上酒筵,无非是海味水鲜、精洁果品。中黄道:“天气很热,绍兴酒肯出汗,换过汾酒,却凉快些,大爷好宽饮几杯。”吉士道:“汾酒极好,只是太清冽了,怕吃不多。”中黄道:“大爷海量,那里怕他,况且是几年的陈酒了。”三人轮流把盏,吃了一会。中黄道:“寡吃无趣,求大爷赏个令罢。只是晚生们不通文墨,大爷须要拣容易行的纔好。”吉士看见旁边小桌上一个色盆四颗骰子,便拿过来说道:“我们将四颗色子随手掷下,有红的不须吃酒,不论诗词歌赋,捡着有‘红’字的说一句就是了;没有红的,吃酒一杯,说笑话一个;说不出‘红’字,说不出笑话,俱敬酒一杯。”光郎道:“大爷分付,我们无不钦此钦遵,但大爷是个令官,在座有说得笑话好的,大爷也要贺他一杯,以示奖赏。”吉士允了。干了令杯,掷去,却好一个”么”三个”红”。吉士便说:“一色杏花红十里。”便将令杯交到光郎。光郎立起接了,道:“大爷掷了三个‘红’,正是福、禄、寿三星拱照一身,大喜之兆。若要大爷再说几个‘红’字,便是三百三千也有,如今请大爷吃了迎喜杯儿,晚生纔敢遵令。”中黄便斟酒过来,吉士只得饮了。

  光郎一掷,却是四个”三”,说道:“这个好像我们杭州人,都是斜坡坡的。我就说个本地的笑话罢:一个读书朋友,真是言方行矩,一步儿不肯乱走的。乃父讳‘吉士’,他就不敢说出‘吉士’两字来,每读诗至《野有死麋》一章,亦以‘爹爹’代‘吉土’。一日,亲戚人家新点翰林,当厅高高贴了报单,众人都去报喜。内中有一近觑眼,看不见报单上的字,对这杭州人说:‘可恨我眼睛不好,不知点翰林的报单是怎样写的,烦你读与我听听。’这朋友不觉高声朗诵道:‘捷报:贵府老爷王,殿试二甲,奉旨钦点翰林院庶爹爹。’”众人大笑。理黄道:“老曲叫了大爷几声‘爹爹’,这爹爹自然要赏脸,大爷吃了酒以后,老曲不许叫大爷,便叫爹爹罢了。”吉士道:“休得取笑。这笑话原说得好。”于是带笑吃了酒。交到中黄,却掷了一个”顺”,中黄说了句”万紫千红总是春”。交与理黄,也掷不出”红”,先吃了酒,说笑话道:“江西乡间人家生了儿女,都是见物命名的。一家子妯娌两个,先后怀孕。一日,这大姆生了女儿,叫丈夫出去看何物,回来取名。这男人来到园中,却好一个妇人厥着屁股在那里撒尿,被他张见了阴户,回来将生的女儿就叫做‘阴户’。后来那婶子生下儿子,见一个卖盘篮的走过,因取名‘盘篮’。不料一二岁上,这‘阴户’出痘死了。‘盘篮’已经长成上学,从书房放了学回来,朝着那大姆与母亲作揖。那大姆触景伤心,对着婶子说:‘可惜我那“阴户”死了,若还在此,我家的“阴户”,比你家“盘篮”还要大些呢’!”众人又各大笑。

  光郎忙斟酒送与吉士道:“大爷不听见么,竹二哥家有这等大阴户,大爷多吃一杯,试试看。”理黄打了他一下。吉士饮了酒,叫中黄出令,又做了一回”穷蠡访西施”。三人串通了,吉士又吃上七八杯。天有一更,酒已酣足,便起身告辞,众人再三畜住。光郎道:“晚生还带了一个劝酒人来,也须赏他个脸。”忙向那边取出一个西洋美人,约有七寸多长,手中捧着大杯,斟满了酒。光郎不知把手怎样一动,那美人已站在吉士面前。吉士欣然饮了,又斟了酒。说也作怪,别人动他,他都朝着吉士;吉士动他,他再也不动一步。这大杯的汾酒,岂是容易吃的?吉士不肯吃,他们假作殷勤,又灌了四五杯,早已不辨东西南北。

  光郎道:“吾计已成,静听捷报。”竹氏兄弟二人扛吉士至房中睡下,理黄叫他奄子茹氏进来,他兄弟躲出去了。原来这茹氏廿三四的年纪,五六分的姿容。 他丈夫叫他俟吉士酒醒,同他睡好,一面叫喊起来,外边约了三四个烂仔捉奸,想诈银子。这茹氏在屏后偷看了半天,见吉士光着脊梁饮酒,真个玉润珠圆,不胜艳羡。又是丈夫诲淫,合与苏郎有缘。他房在正屋西边,独自一个院子。便把院门关上,走进房来,拿灯放在床前,把吉士摸索了一回,解下他粉白单纱裤儿,露出了那鲜蕈一般对象,将纤手扪弄,一上一下的迭宕搓挪。这喝烧酒的人比寻常分外壮健,晶光夺目,毫气迎人。茹氏如获至宝,忙自己脱光了爬上去,做一个坐马势。暗想道:“这两个没算计的,不把奴做了引子,与他相好,弄他些银钱,却使这个绝户计,恶识了这个妙人儿。我如今偏放走他,图他长久来往。”一头想一面上下起坐。吉士虽然大醉,蒙眬醒来,认作自已家中,翻转身来将茹氏按住,加紧的纵送,茹氏已经酥麻,吉士也便了事。

  那茹氏揩拭干净,抱着吉士说道:“大爷可认得奴家么?”吉士连忙起身一看,问是何人,茹氏便将他们讹局告诉。吉士一惊非小,那酒已不知吓到那里去了,说道:“我是忠厚之人,他们如何使这毒计?万望姐姐救我!”茹氏道:“大爷不要着忙,奴不打算救你,便不说明此事了。”因替他穿上裤子,同到天井中,说道:“这隔壁时家,乃父出门去了,家中只有一个女儿,与奴相好,你逾墙过去躲着,天明回去,再无人敢得罪你。只是大爷不可忘了奴家,如念今宴恩爱,我房中后门外是个空地,可以进来。男人向来在外赌钱,不在家里的。”吉士道:“不敢有负高情,只是我便去了,他们岂不要难为你么?”

  茹氏道:“这个放心,我自有计。”即拿了一张短梯,扶着他逾墙过去。

  茹氏将梯藏好,却把后门开了,定了一会神,假装着号咷大哭。外边打进门来,这茹氏只穿着一条单裤,喝道:“我喊我家丈夫,你们进来做什么?”那打头一个道:“你们做得好事,我们是捉奸的!”茹氏便飕的一掌打来,骂道:“有什么奸,贼已跑了!”众人面面相觑。茹氏一头往理黄撞去,哭道:“自己养不起老婆,叫我出乖露丑,又叫这许多人来羞轩我,我要命做什么!”理黄气得目瞪口呆。光郎望后边一望,说道:“他从后门走的,去还不远,众弟兄快上前,追着了再处。”

  理黄也同众人赶去。按下不题。

  再说吉士逾墙过去,思量觅一个藏身之处,便望屋里走来。

  谁知夏月天气,小人家不关房门,这时顺姐睡了一回,因天气热极了,赤着身子坐在房中纳凉,见一人影闪进,忙叫有贼。

  吉士恐被隔壁听见,忙走进房中,跪下道:“小生不是贼,是被人暗算,权到尊府躲避的。”那顺姐听他不像贼人口气,又恐他是图奸,吓得身子乱抖,忙将衣服穿好,问道,”你夤夜入人家,难道不怕王法么?快些出去,免得叫起人来,捉你送官。”吉士道:“别家也不敢去,因尊翁啸斋与我相好,所以躲过来。小生苏吉士,小姐也该晓得。”顺姐道:“果是苏大爷,再没有此刻到我家的理。”忙点灯一看,说道:“原来正是苏大爷!”忙扶他起来:“大爷缘何如此模样?”吉士便将晚上的事告诉他。顺姐道:“大爷受惊了,奴家方纔多有冲撞,望大爷恕罪。”因磕下头去。吉士一把扶住,说道:“望小姐见怜,赐我坐到天明,感恩不浅了。”顺姐道:“奴一人在家,这瓜田李下之嫌是不免的,只是大爷出去,恐遭毒手。奴想一计,既可遮人耳目,又可安稳回家,不知大爷肯否?”吉士道:“计将安出?”顺姐道:“我爹爹最喜串戏,一切女旦的妆饰都有。如今将大爷权扮女人,天明可以混过丫头的眼。就从这里上轿,挂下帘子。一直抬到府上,岂不甚便?”吉士大喜道:“我原想做个女人,今日却想着了,就烦小姐替我打扮起来。”

  顺姐含着娇羞,取出女旦头面,一一替他妆饰。吉士见顺姐相貌姣好,颇觉动情。顺姐又将自己的纱衫、罗裙与他穿上,宛如美貌佳人。又替他四面掠鬓,吉士顺手勾着顺姐的香肩说道:“我与你对镜一比,可有些相像?”顺姐正色道:“我见大爷志诚君子,所以不避嫌疑。男女授受不亲,怎好这般相狎。”

  吉士脸涨红,连声道”是”,恭恭敬敬的坐下。顺姐倒不好意思,问道:“大人尊庚多少,家中还有何人?”吉士道:“小生纔十六岁,有家母在堂,大小两个房下。方纔得罪,小姐见豚得极是。但蒙搭救之恩,当图报效,愿代小姐执柯,未知可否?”顺姐只道吉士要娶他,说些巧语,回道:“婚姻之事,父亲作主,大爷有求亲的话,父亲最无不依,女孩儿家岂能自主?”吉士甚为敬重。

  坐至天明,顺姐叫丫头去雇轿子:“送这位奶奶到豪贤街苏府去。”那小丫头晓得甚么,叫进轿来。吉士致谢上轿,顺姐已动情肠,低低嘱咐道:“爹爹不久回来,一定到府,有话不妨当面分付。”吉士点头会意。轿夫一气抬到苏家,只说温府来看奶奶的,直进中门下轿。

  蕙若等看见,各吃一惊,直待说明,方晓得:人情不啻沙间蜮,世事须防笑里刀。

  再说摩刺在关部中拥翠偎红,云酣雨足,不觉三月有余。

  那阿钱的花房每承雨露,渐渐的腰酸腿软,茶饭不思,有了身孕,老赫无限欢喜。因接到各口紧报,又得了提标丧师及海丰、陆丰失守之信,想这一路的关饷无着,老大着忙,幸得从前已曾奏过。闻得督抚已调镇海总兵官征捕,正要打算据实再奏,却好折已批转,奉着严旨,谕其不得借端推诿,巡抚屈强严加议处。老赫接过旨,即命郝先生据实草奏,自己踱至里边,与摩刺商议道:“白衣神咒求子已灵,这些反叛之徒,也有神咒可以退得吗?”摩刺道:“阿弥陀佛。清平世界,那有反叛的事?”老赫便将海丰、陆丰之事告诉他。摩刺触着心事,胡涂答应道:“蠢然小丑,不久消亡,何须用着佛力!大人不必挂怀。”

  老赫作礼而去。摩刺听得沿海骚动,想道:“我久有雄踞海疆的心事,那个竟先下手?惠州不打紧,若有人得了潮州,我不是落空了?

  趁着潮州兵将赴调,我乘空袭了城池,岂不是渔翁得利!”晚上,即与品娃等商议,要航海回山。品娃等已被他制伏,都死心蹋地的想跟着他,说道:“师爷要到那里,须要携着我们同去。倘若独自去了,我们要天天咒骂的。”摩刺道:“同去何难。我今晚且出去,约一个日期纔好做事。”当下即飞身上屋,跑至街心,爬过靖海门,沿海走去。口中打了个暗号,那海船上棹着小艇过来,摩刺分付:“明晚拨一百名军健陆续进城,至二鼓初交,在海关右首埋伏,城外兵目接应下船。”他却回身转来,仍进署中,径至品娃房中,从梦里把他干醒,叫他们明日将细软收拾,三鼓起身。品娃应允。

  次早,品娃告诉三人,各自瞒着丫头收拾。一更已尽,摩刺不知念了什么咒,将丫头们一个个送他死睡。依摩刺主意,还要带了阿钱,这四位女将军不肯。将品娃房中所贮银两及各人的私房首饰都搬至庭中,约值十数万金。摩刺朝巽方上呼口气,霎时一阵大风,将这银两首饰刮至外面,众人接应搬运。

  又叫四姬俱各男妆,两手挟了两个。做两番跳出。次第下船,驾起五道大篷,望浮远山进发。

  这里丫头、仆妇天明起来,见房中一空,四位奶奶都不见了,忙报知老赫。老赫大惊,至院中看视,即传包进才进来商议。进才回道:“老爷且去问这活佛,小的疑心他不像个好人。”

  老赫喝道:“活佛难道做了贼不成!况且他要了女人何用?”进才不敢回声,跟着老赫来至佛堂,并无人影。老赫道:“这和尚事有可疑,你的见识不错。如今你出去分付,说和尚盗了税饷逃去,着差役各处寻拿。这奶奶们的话,是声张不得的。”进才答应了。那杜坏跟着进才,在北檐下拾着一个葫芦、一个小小包裹,也就悄悄的藏了,一同出来。

  老赫的老羞成怒,迁到乌必元身上,立刻传来说:“摩刺是你举荐的,着你拿住摩刺,如无着落,在你身上缴进二十万饷银。”必元不敢分辩,叩头出去,与这些差役协力跴缉,那里有些影响?过了三日,老赫叫进必元,问道:“那和尚拿着了么?”必元回道:“卑职竭力找寻,并无一人晓得他的来踪去迹。这靖海门外拾了一个衣包,内是女人衣服,不知可是署中的对象,倘是真赃,他一定逃下海了。”说毕,将包裹呈上。

  老赫明知是四姬的衣服,却不肯认,说道:“我这里是偷去二十万饷银,并无别物,你拿这东西来搪塞,希图狡卸么?你既是保举他,必然晓得他的下落,想是你串通偷盗的了!”必元连忙磕头道:“这个卑职怎敢?”老赫道:“我也不管什么,你荐了强盗和尚,我只在你身上追赃。”必元又道:“卑职一家八口,都靠着大人养活,那里赔得起?求大人格外施恩。”

  老赫道:“我那里容你这巧言令色!”即分付收了盈库的钤记,委南海县抄袭他两处的家私入库。必元乱碰响头,老赫只是不理。

  且住,看下回。

书籍目录

返回首页